首页 我的
周扬 三甲
周扬 副主任医师
上海岳阳医院 中医内科

王三虎——风邪入里成瘤

我们中医在几千年发展过程中,有“猴子搬包谷”的趋向,把很多 有用的东西丢掉了,尤其是近几十年,这可能是受现代医学的影响太大的原因。比如说“风为百病之长”,我们哪个中医不知道这一条,但是临床上有多少病是从风 论治的?因为风来无踪去无影,对肿瘤科的大夫来说,这种虚无缥渺的、看不见摸不着的病因和有形的肿瘤很难联系在一起,但是我们也没有创造出更新的名言,就 像叶天士说“救阴不在血,而在津与汗,通阳不在温,而在利小便”。新的名言没有创造出来,旧的名言又被我们忘了,这也是我们中医之所以临床阵地萎缩的一个 原因。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中医内科周扬

我 提出了风邪入里成瘤说。一个理论的提出不是空穴来风,它是要以方剂为依据的,因为方剂是连接理论和临床的桥梁,方剂更能说明一些真理。比如说,乌梅丸治疗 胆道蛔虫、治疗久痢,那久痢的原因是什么?乌梅丸中这么复杂的药仅仅用寒热错杂不好理解,黄金昶教授用乌梅丸治疗胰腺癌,我用乌梅丸治疗腹部肿瘤、肠道肿 瘤以腹泻、腹痛为主的证型。乌梅丸中有些药我们不一定理解,比如说川椒,我们一般方剂解释其散寒止痛,实际上川椒是祛风止痛药。《名医别录》中对花椒的解释是“除六腑寒冷,散风邪瘕结”。《日华子本草》中明确说花椒“破癥结”,我们认识花椒应该从祛风的角度理解。当然,如果从祛风的角度,还有当归养血祛风,细辛散寒祛风等都值得我们探讨。

肠道的肿瘤传统叫肠风脏毒,脏毒和肿瘤还类似一些,而肠风常常被痔疮所代替,其实肠风就是肠道肿瘤的一个病名,风邪入肠也是形成肠道肿瘤的一个重要病机。中医是一门临床实践学科,我们在临床上就能听到有病人自己说肚子里有风,有些人没有说,没有说我们凭什么说它是有风呢?下痢,尤其是久痢,我们以前理解为脾肾阳虚,寒湿困脾,很少有人想到风。风善行而数变,食物还不等消化就出来了,所以风邪就是下痢的一个原因,痛泻要方里面用防风就有这个意思。乌梅丸证风的表现还在于“气上撞心”,“撞”和“冲”应该是一个同义词,张仲景在不同地方用的不一样,这都是风邪在里的表现。

关于肿瘤的症状学,我觉得这是值得我们中医肿瘤专家下功夫的,我们把肿瘤治了,把他最痛苦的症状解决了没有?我认为把肿瘤症状消除了,就是使脏腑经络气机得到恢复,脏腑经络阴阳气血平和了就具有防癌抗癌的能力,癌细胞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和环境。

有 个肺癌的老太太在某肿瘤医院住院,住了好久就是解决不了拉肚子的问题,她女儿找到我,我说你只要让她住在我这个科室,我保证她一星期内解决大便问题。结果 住到我们科以后就用乌梅丸,自从用上乌梅丸一周都没有大便,因为肠道已经空了,当风邪去了以后粪便逐步积累有一个过程。此后老太太在我这里住了半年多,因 为我解决了她的问题。

小建中汤非常有名,但是因为饴糖不好找,所以知道的人多用过的人少,全国的中医院药房里提供饴糖的少之又少,只不过最近几年因为膏方的推行,饴糖在少数医院里具备了。

不 仅小建中汤用得少,更主要的是大建中汤用得更少,我们这么优良的武器为什么不用呢?因为我们对大建中汤的主药不清楚。我认为大建中汤的主药是花椒。大建中 汤是祛风止痛的方剂,有花椒、人参、干姜、饴糖,以花椒为君药,扶正祛邪,祛风散寒止痛,大建中汤证“心胸中大寒痛,呕不能饮食,腹中寒,上冲皮起,出见 有头足,上下痛而不可触近,大建中汤主之”。攻冲作痛是肠道风邪的一个指征,我们用以经解经的方法来说明,《金匮要略·腹满寒疝病篇》就有“夫瘦人绕脐 痛,必有风冷,谷气不行,而反下之,其气必冲,不冲者,心下则痞也”。也就是说攻冲作痛、绕脐痛、撞击痛就是风邪在胃肠道的表现,当以下痢为主症的时候是乌梅丸证,当以腹痛为主的时候类似我们现在所谓的不全性肠梗阻或肠梗阻。碰到肠梗阻我们多半想到的是大承气汤一类的通便药,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祛风散寒缓解挛急止痛的大建中汤呢?张仲景就是这样用的。

自 从认识到这个问题以后,正好有一个病人是从外科转来的,肠道肿瘤术后疼痛不能缓解,到什么程度呢?打了十几天杜冷丁(哌替啶)也不能解决问题。跟我实习的 学生说正好是他在外科时的老师主管的病人,我说为什么能上冲皮起,出见有头足,就是因为人太瘦了,恶病质出现了,这个时候非用大建中汤不可。结果用了大建 中汤3天,这个病人就找来了,止痛效果非常好。说明我们用准了方药。真是“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

我们熟悉的薯蓣丸,岳美中等老一代的专家非常推崇,但是始终没有说清楚为什么好,或者说没有让我们心服口服真正理解的理论。我从风邪人手,认为薯蓣丸就是祛风的。张 仲景说得很清楚“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薯蓣丸主之。”为什么说的这么简单呢?连症状都没有。因为症状太多了,五花八门,干脆都不讲了。直接说病因病机得 了。当我们临床上包括肿瘤在内的许多消耗性疾病到最后了,百废待兴,寒热错杂,症状迭出,你没有办法抓住主症,抓住风邪就有提纲挈领、执简驭繁的作用,这 是我们从复杂到简单时候的办法,抓住主要病机,当主要病机解决了,其他病机也就迎刃而解了。当然,越是危重病用药越要少。“虚劳诸不足”是慢性病、消耗性 疾病,张仲景用的薯蓣丸。薯蓣就是山药,山药能干什么呢?山药能祛风,这是被我们忽略了的。在《本草纲目》中对山药的总结4句话,前两句就有“祛冷风、头 面游风,强筋骨,壮脾胃”。我说薯蓣丸是祛风剂,除了山药本身以祛风为主以外,人参、茯苓、甘草培土熄风,当归、地黄、芍药、川芎养血熄风,麦冬、阿胶滋 阴熄风,柴胡、防风、桂枝解表祛风,都是配合山药的祛风来组成的,这就是张仲景的高明之处,要不从这个角度讲,怎么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用这么些药。

活血祛风张仲景用红蓝花酒,“妇人六十二种风,及腹中血气刺痛,红蓝花酒主之”。红花就是活血祛风药。《备急千金要方》治多种积聚用万病积聚丸,孙思邈也用了执简驭繁的方法,这个方子只有一味药,蒺藜,蒺藜就是祛风治肿瘤的药。《神农本草经》中讲到蒺藜“主恶血,破癥结积聚”,后代也有人用蒺藜作为治疗乳腺癌的药,疏肝祛风,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周扬
周扬 副主任医师
上海岳阳医院 中医内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