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转载 疫情期间如何应对焦虑

郑永亮 副主任医师 三亚市中医院 睡眠医学科
2020-03-10 575人已读
郑永亮 副主任医师
三亚市中医院

2020年春节乃至整个春天,留给我们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少出门”。这些不停地通过手机、网络、电视、社区、小区等传递的语言背后的含义是什么?那就是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危险的敌人,这个敌人就是新型冠状病毒。它所导致的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使得我们人人自危,担心、害怕自己及家人被传染上。但这些焦虑、担心是有意义的,督促我们严格执行防疫措施,养成良好卫生习惯,尽量减少被传染的风险。

焦虑究竟是什么?焦虑是我们对还未曾发生但有可能发生的事件(如危险、威胁、愿望等)产生预期却又无能为力的一种反应,可以出现烦躁、心慌、担心、出汗、坐立不安、尿频、失眠、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等表现。但正是有焦虑,我们才会敬畏危险、敬畏生命,使得个体得以幸存,种族得以延续,而且它也是我们维持新陈代谢、基本生命活动、精神状态的重要因素之一。所以我们说:焦虑是一种带有不愉快情绪色调的正常的适应行为。
正常的焦虑一般来说有现实的、客观的原因,严重程度在可控范围内,对我们是有作用、有意义的。把正常焦虑作为异常对待,自己吓自己,反而更容易出现病态的焦虑。所以,在认知层面,我们首先要认识到: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们出现的这些担心、紧张、恐惧是我们对异常情况的正常反应,要接受它、接纳它、容纳它。其次,在行动层面,不管是呆在家的,还是已经复学复工的,我们都要继续做好防护,要有充实、有趣的生活内容,还要保持良好的生活、饮食、睡眠规律——吃好、睡好、运动好、心情好,增强免疫力,才更好地预防新冠病毒。
如果在认知、行动层面都做好了,我们这些焦虑情绪就是正常的,大部分人都能够与它和平共处。

二.调控不良焦虑
但是在一定情况下,上述正常的焦虑可能会出现时间、空间的累积,出现对我们不利的影响。这次新冠病毒爆发不仅使感染者出现肺炎等直接损害,还会造成各种各样的附带损失。
例如在不停地信息轰炸中,我们的自我防护逐渐升级,反复向自己及家人喷洒酒精、消毒液,甚至有引起火灾、皮肤过敏等的报道。更进一步,管好自己、做好自我防护还不行,我们开始真正“关心”周围人了:对待不理解、不重视疫情的家人或孩子,我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甚至威逼利诱,花费大量时间精力,甚至还有愤怒等情绪出现;对陌生人更是“关怀备至”,用“防火防毒防人”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同时,我们每天花大量时间刷屏,关注各种疫情报告、消息,甚至有人掉入谣言、谎言、诈骗的圈套。另外,外出受限导致的生活不便、、封闭中与人交流的渴望、对工作和经济来源产生的担忧、前线工作者和疫区居民对未知疾病产生的恐惧,慢性病患者的就医困难等种种负担更是让很多人活在煎熬之中。
这些,无不提示着我们的焦虑水平随着时间、空间各种原因在累积、在升级。当焦虑水平超出个人的警戒线时,就会带来负面的影响,出现情绪不稳定、发脾气、出汗、心率/血压/血糖波动、失眠、入睡困难、易醒、易受到惊吓等等,如果不及时调控,还容易发展成病态焦虑。
在认知层面上,虽然我们已经知道一定程度的焦虑是正常的,但随着时间、空间等累积增加,我们还需要观察、监控自己的焦虑程度,及时调控,阻止它的任意滋生蔓延,尽可能避免或减少向病态的发展。
在行动层面上,除了继续做好防护,维持良好的生规律外,还要学会筛选适合于自己的正确、有用的信息平台,允许自己屏蔽负面信息,适当的信息麻痹有利于减少焦虑。另外,我们也要认识到,国家、社区、单位都实施了严密的防疫措施;各个医院也已经做好了感控工作,拓展网络就医、线上配药等便捷途径;网购、快递、外卖配送增加,国家也正在推动生产、生活、学习有序恢复:这些都是正在实行的防疫对策和社会保障,百姓可以善用资源,积极自救自助,怨天尤人无助于解决问题,反而徒增焦虑,也切忌用酒精、毒品来麻痹自己,这些只会饮鸩止渴,造成恶性循环。
在情绪层面,有焦虑人格特质(性格急躁、好强、爱操心等等)的人更容易受到影响。当我们觉察到焦虑情绪已经给自己带来不舒服、不愉快时,我们要积极去调整:可以使自己忙起来、或者转移注意力,做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向家人朋友倾诉等等。也可以做一些躯体放松法、精神放松法(冥想、打坐等)来放松自己。
如果这些仍不能减轻不良焦虑情绪,我们还可以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求助并不是懦弱的表现,反而是勇于对自己负责的表现。现在全国各地开通了很多免费热线、网络咨询等等,这些途径都可以提供专业的情绪干预。

三、治疗病态焦虑
如果出现无缘无故的焦虑、紧张、担心,杞人忧天、草木皆兵,或者焦虑持续时间过长、程度过重,连自己都觉得情绪不合理、不可控,同时造成学习、工作效能的损害时,就要考虑是否患上了病理性焦虑障碍。这些问题可能是原来就有,但程度不重或引起重视,这次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加重的;也可能是原来没有,此次新冠疫情诱发的;还可能是原来已经诊断焦虑症,在这一期间产生了症状的反复和波动。

在表现方面,有的人出现坐立不安,又不能出门,就叫家属开着私家车满城转来转去,担心这担心那,一天到晚惶惶不可终日,持续数月甚至半年以上,就要考虑是否患有广泛性焦虑障碍;有的人觉得空气中都充满了新冠病毒,不能呼吸了,气促气紧、出现窒息感,甚至惊恐发作,每次持续5-30分钟,但反复各种检查都是正常的,一个月出现3次以上或者担心再发作持续一月以上,就要考虑是否患有惊恐障碍;有的人觉得手、身体脏,反复不停地洗手洗澡、消毒,无法自我控制,那可能就是强迫症出现了。
我国最新的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焦虑障碍的终生患病率7.6%,年患病率5%。其实患上病理性焦虑障碍也不可怕,目前广泛性焦虑障碍、惊恐障碍普遍治疗效果良好,强迫症也有很好的效果。
在认知层面,要认识到它是一种病,接受它,治疗它。目前的治疗手段包括心理治疗、药物治疗,或者两者的有机结合。现在的抗焦虑药物种类很多,副作用也相对轻微。如果患者原来就在服药,病情稳定,则不建议在疫情期间减药、停药,应维持原来的剂量,疫情过后再考虑减药停药。
在行动层面,必要时应该主动就医,如因为交通限制等原因不便出行,也可以尝试远程问诊,通过热线电话、网络咨询医生。在病态焦虑控制好后,可参照前面两节谈到的方式,对情绪和生活进行调整。
认知、行动层面处理好了,病态焦虑自然就能够得到控制,而留下来的正常焦虑或者一点儿不良焦虑,我们也可以去接受它、调控它。
出处:医脉通精神科,邱昌建

本文为转载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有帮助
期待更新

郑永亮 副主任医师

三亚市中医院 睡眠医学科

问医生 去挂号

更多文章

焦虑症 的相关咨询
焦虑症 的相关疾病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