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国际中医药合作经验与探讨

刘自力 主任医师 云南省中医医院 针灸科
2009-02-04 2367人已读
刘自力 主任医师
云南省中医医院

中医药国际教育合作经验与探讨

International TCM Educational Cooperation Experience And Discussion

   刘自力1 李铭2 ( 云南中医学院临床医学院, 云南中医学院对外合作交流中心,云南昆明白塔路6 老校区, 650011云南省中医医院针灸科刘自力

liu zi-li Li-ming (YunNan TCM University,6#Baita Rd,KunMing 650011)

 

结合世界范围内的中医热,作为云南省最早在境外开展专业对外教育的高校,云南中医学院在欧洲、亚洲努力扩大中医药的影响,开办针对不同职业、年龄、文化、背景的中医药学历和非学历教育。

作为这些活动的管理者和参与者之一,兹将主要对外教育合作的成就与经验、体会与设想分述如下。

一、欧洲部分

(一)学历教育

1990年11月,我院与西班牙塔拉戈那国家医师联合会签订了“加泰罗尼亚——云南”中医学院为期十年的合作协议,经中国和西班牙两国科技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三次会议,正式确定加泰罗尼亚——云南中医学院为我国与西班牙两国政府间合作项目,中西双方确定该学院将办成一所具有中医学、中药学、针灸学、推拿学及中医保健气功学等五个专业的正规中医学校。

1995年7月,加泰罗尼亚——云南中医学院与西班牙中国传统医学高等学校合并,原加泰罗尼亚——云南中医学院董事会改名“欧洲中医基金会”。

加泰罗尼亚——云南中医学院负责该校西学中班二年制教学工作,我院为该校制定了详细的教学计划,编写了针灸、推拿两个专业的教材,并翻译成西班牙语教材,至2002年学院派出懂西班牙语教师12人次分别在马德里、巴塞罗那、安波斯达等教学点授课,讲学并指导临床工作,诊治各类患者数以千计次。自1994年11月8日正式开学至2000年,加泰罗尼亚——云南中医学院已培养西班牙及欧洲中医药正规学历人才数百人。

(二)非学历教育

为提高欧洲传统医学从业者的业务水平,云南中医学院从2003年11月至今先后派出11名教授赴西班牙举办中医高级实用技能欧洲短期培训班24期,培训人员700余名,派出专家5人次赴法国举办中国传统保健养生功法培训班,共培训人员达500余人次。

(三)认识和体会

笔者之一作为云南中医学院第一个派赴西班牙举办培训班的主讲教授,对欧洲传统医学合作情况有一定认识形成一定看法:

1、中医药教育已逐渐进入欧美主流医学领域

(a)、美国60%的医学院开设替代医学课程,内容涉及中医,包括哈佛、耶鲁、斯坦福、康乃尔等名校。1996年,美国国立卫生院设立了补充替代医学博士后项目,此外,还有传统中医学的继续教育项目。

(b)、英国的Middle-sex大学与北京中医药大学合办本科教育,学制5年,学习的课程基本上和北京中医药大学课程相同。

(c)、澳洲:目前共有5所正规大学提供中医教育:墨尔本理工学院、悉尼科技大学、维多利亚科技大学、悉尼大学和西悉尼大学,其中墨尔本大学的中医专业学制为5年,授学士学位,悉尼科技大学学制6年,授中草药卫生科学学士学位,此外,还有2个方向的中医硕士和博士培养课程。

(d)、奥地利李时珍中医药大学:提供三年制硕士学位课程。

2、课程设置问题

笔者在欧洲讲学中发现,由于欧洲私立中医学院很多,各国执业中医师水准不一,缘由西方私立大学的设备和条件限制加之中西医执业使用手段的严格区分和法律限制,除少数有西医背景的学员外,大多数学员西医方面的根基较中国相同专业毕业生差,缺乏中西医病证结合诊断模式,就针灸医师而言,如果没有牢固的局部解剖及经穴解剖基础,在执业过程中难免留下医疗事故的隐患,有中西医两套思维,中医从业者对合理发挥中医所长,判断疾病的危重及预后,避免医疗事故的发生是极其必要的,如肿瘤治疗中,中西医结合必要性。急腹症,如宫外孕的判断而非针灸的适应症,以免医疗纠纷的发生。中国的高等中医教育制度建立于1956年,有50多年历程。课程设置包括:a、中医药学知识b、现代医药学知识c、其他相关公共课程。50年的事实证明,这种人才培训模式虽然不能说是十分完善的,但它基本上是正确的、成功的。英国的Middle-sex大学、澳大利亚的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香港浸会大学、港大、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中医专业都借鉴这个模式,中西课程的比例大致为7:3,启示了传统医学人才正规军由高等学府培养的必要性。

二、亚洲部分:

(一)印尼:2007年3月21日,中国云南中医学院与印尼卫生健康学院共建“云南东爪哇中医学院”,在印尼联合举办中医药学历教育项目正式启动,将开办中医针推专业本科

(二)泰国:

(1)泰国宋卡王子大学汉语教学项目

高等中医药院校秉承了中国传统语言、文化和医药等知识精粹,其专业特点决定了中医药院校教师及学生的汉语水平和文化知识的掌握比较高,中医药院校具有对外汉语教学的实力和潜力,我院与泰国宋卡王子大学开展了联合汉语教学项目七届,共有474名泰国学生到我院学习中文。

(2)潘雅医院医疗教育合作项目

2000年4月——2003年8月,我院先后派出4名教师前往泰国曼谷Dr.PanYa医院讲学并筹建中医针灸部,笔者之一亲自参与中医针灸部讲学及其前后三年余的筹建和运转过程,该部运作非常成功,由于泰国卫生部的政策问题,2003年撤出。

(2)云南中医学院清莱皇家大学泰北针灸培训中心

该项目2006年11 月正式启动,由我院派出专家赴该中心举办面向泰国北部地区的传统医学从业人员现代医学执业者及爱好者为期3个月至一年的初中高级针灸实用技能培训班,受训人员后期到云南中医学院附属医院临床实习,该项目已纳入泰国卫生部全国针灸人才培训体系中。

(三)经验和体会

 

2000年7月1日,泰国政府宣布中医合法化,缘于泰国人民的文化及血缘与中国的联系,泰国众多的华裔人口(  1/3  ),中医药在泰国有广大的群众基础,到目前为止有217人通过泰卫部考试获得中医师行医执业证书,但泰国问题如下:

1、中医地位不高:中医师地位与中国相比还不高,西医第一,泰古医(泰民族医)第二,中医师第三。泰古医可独立开设诊所,中医师只能在综合医院设立传统医学部或与泰医合作,不能独立开设诊所。

2、中医从业人员层次参差不齐:目前为止,玛希朵大学及华侨崇圣大学已开办了5年制中医专业,正规大学中医专业人才的培养为泰国中医的希望。

3、西医排斥中医:由于民间中医师缺乏中西两套知识系统遭西医歧视,原因之二为中西医师相互间的病源争夺。

4、中医临床基地缺乏:除华侨中医院外,尚缺乏具有影响力的中医教学医院。

三、国内留学生学历及非学历教学

(一)学历教育

至目前为止,云南中医学院已招收14个国家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台湾省的120余名中医药专业学历教育生,其中硕士研究生13人,本科90余人,已毕业于本科生13人,硕士生8人。

(二)、非学历教育

已接收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中医药专业学生、从业人员及爱好者780余人到学院进行多种形式的非学历长短期进修学习、临床实习和专项培训。

(三)、体会及设想

1、中医预科班设立的必要性

中医建立在中国文化知识载体之上,中医的专业性决定了留学生必须有较好的中文能力,对西方学生来说,由于文化背景的差异,理解中医相对困难,如果丢掉文化根基急功近利,单纯从技术层面教授中医,轻则造成技术层面的浅化,重则偏离学术体系,中医预科班宜招收汉语水平为HSK4-5级的学员,学制为一年,其意义在于:

(1)入本科前,需打下扎实汉语基础,体验中国文化课程之一为中国文化哲学史。

(2)奠定了解中医的窗户:相应课程包含中国医学史、中医基础。

(3)打好古汉语基础:古代汉语。

2、学分制基础上相对分科:根据所在国家不同偏重于针灸、中药、中医全科。

3、实习采用导师制、专科制:第五年毕业实习时指定导师,相对定向专科,如皮肤科、肿瘤科等。加重专科专病实习时间,使学生在某一疾病上有专科培养。

4、完善临床基地建设:虽然前期教育在国外,但往往缺乏临床实践,加强附属医院对外教育临床基地建设,重点培植重点专科专病项目,体现中医特色。

 ----原载于中医教育杂志--2008,27:132

 

有帮助
期待更新

刘自力 主任医师

云南省中医医院 针灸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