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王连聪 三甲
王连聪 主任医师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放疗科

肺癌的个体化治疗与生活质量

肺癌是许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居民的头号“癌症杀手”,主要是因为肺癌诊断时多为晚期,且复发率高。尽管通过可靠的早期诊断和预后指标的应用,可以减轻全球因肺癌带来的大部分负担。但如何提高肺癌临床诊治水平,使患者能够更好更有尊严地生存;如何普及肺癌的个体化治疗,使更多的患者获益;如何优化治疗流程,实现手术、放疗、化疗以及分子靶向治疗等多层次的个体化治疗;如何继续开展多中心大型临床研究,获得更多高水平的临床试验数据。这些都将是我们今后工作努力的方向,并以期待能造福更多的患者。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放疗科王连聪

“关注肺癌病人生存质量,优化肺癌个体化治疗”仍然是切合现代医学发展趋势和潮流的议题。自上世纪80~90年代起,我们就已经在研究辅助和新辅助化疗的作用。以前谈到肺癌治疗,我们认为“活着就是好”。 当今医学对癌症的治疗,强调不仅要使患者活下去,而且要使其活得更好。现在,随着治疗手段的进步,我们认为,肺癌患者不仅要“活”,还要活得健康。只有在关注肺癌患者生存质量的基础上,我们才能进一步优化个体化治疗;而为了改善患者的生存质量,我们需要因地制宜、因人而异,给患者提供更具体、个体化的治疗。

原来,在只有化疗的时代,化疗药物的副作用比较大,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患者的生活质量。随着技术进步,现在的3代化疗药物能够在提高疗效的同时进一步降低药物毒性。在靶向药物问世以后,患者的生存质量明显得到提高,不仅能够长期生存,还能够工作、参加社会活动。例如,在肺癌治疗中,检测到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阳性的肺癌患者接受相应的靶向治疗后,75%都对治疗有效。因为相关不良反应程度相对较轻,患者的生活质量比化疗时代得到明显改善。

关注肺癌的个体化治疗与生活质量主要体现了目前肺癌治疗所强调的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指肺癌患者本身的身体状况能承受什么样的治疗,医师需要考虑其耐受性而给予毒性适当的治疗。而今,肺癌诊治已经进入了一个分子分类的时代。组织学类型及分子生物学水平上的进一步分类使个体化治疗上升到了第二、三个层次,其中第三个层次即是我们常说的在生物标志物指导下的个体化治疗。

现在的肺癌治疗告别了以前“千人一方”的时代,更强调个体化。靶向治疗的出现告诉人们,肺癌患者这个群体是异质的,肿瘤分子特征不同,可表现为生物标志物的水平差异。因此其治疗的靶点也不一样。仍以EGFR为例,新近研究显示,EGFR阴性患者接受相关靶向治疗后,不仅疗效不理想,还可能对生存有不良作用。除此之外,综合研究肺癌的病理、影像表现、靶向药物和化疗等,更好地发挥药物治疗在抗击肺癌中在的作用。比如病理、肿瘤分期、患者的全身情况都是不同的,在进行个体化治疗时应该具体考虑。

目前,我国的肺癌治疗和研究水平已经逐渐与国际接轨,越来越多的中国研究在世界舞台上发挥着重要影响。循证医学证据证实,辅助化疗能改善肺癌患者生存。而对于病变较广泛的患者,新辅助化疗可能可以降低肿瘤的期别,缩小癌灶,改善生存。不过对于新辅助化疗的作用,国际上仍有争论,仍有待进一步的研究。至于靶向治疗联合手术是否可以改善患者的生存,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相关研究正在进行中。我们期待可以从这个方向上获得进一步的成果。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王连聪
王连聪 主任医师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 放疗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