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曾卫平
曾卫平 副主任医师
中国科学院大学深圳医院西院区 肛肠科

美沙拉嗪联合地塞米松、庆大霉素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疗效观察

美沙拉嗪联合地塞米松、庆大霉素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疗效观察
 

曾卫平

湖南省娄底市中医医院肛肠科(湖南 娄底 417000)

摘要 :目的 探讨美沙拉嗪联合地塞米松、庆大霉素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疗效。方法 选取住院治疗的54例轻、中度UC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28例予美沙拉嗪研末联合地塞米松、庆大霉素灌肠,2次/天;对照组26例予口服柳氮磺吡啶1.0g/次,每天四次。结果  治疗组的显效率为92.9%,对照组的显效率为69.2%,2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美沙拉嗪联合地塞米松、庆大霉素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疗效确切。中国科学院大学深圳医院西院区肛肠科曾卫平
关键词:溃疡性结肠炎美沙拉嗪 灌肠
  溃疡性结肠炎(ulcerative colitis UC)是炎症性肠病(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的一种,病因和发病机制尚不明确,病情也迁延不愈,病变常累及直肠和结肠黏膜及黏膜下层,临床表现为腹痛、腹泻、黏液脓血便和里急后重感等。病情轻重不等,多为反复发作的慢性病程。发病年龄又以中青年为主,且近年来发病率有上升趋势。2009月12月至2012年10月我院采用美沙拉嗪联合地塞米松、庆大霉素灌肠治疗轻、中度溃疡性结肠炎患者54例,取得满意疗效,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54例患者UC患者均为2009年12月至2012年10月在我院住院患者,男31例,女23例;年龄17-68岁,平均39岁;病程3个月-6年;所有患者均行结肠镜检查、组织病理学检查,符合2000年全国炎症性肠病学术会议制定的UC诊断标准 [1];其中病变部位主要在直肠5例,直肠、乙状结肠19例,乙状结肠及降结肠16例,横结肠及降结肠8例,升结肠及横结肠5例,全结肠1例。两组患者在性别、年龄、病情方面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治疗方法  所以患者均给与易消化、富含营养、维生素的清淡饮食,同时给予口服双歧三联活菌胶囊(商品名:培菲康,上海医药有限公司信谊制药总厂,210mg /粒),每次4粒, 3次/日。治疗组:将美沙拉嗪肠溶片(葵花药业集团佳木斯鹿灵制药有限公司生产.规格0.25g)1g研成粉状将其与地塞米松5mg、庆大霉素8万单位加入生理盐水中制成灌肠液,并根据病变的不同部位用生理盐水配成不同剂量的灌肠液,如:直肠配成100ml,乙状结肠配成150ml,降结肠配成200ml,横结肠配成300ml,升结肠盲肠配成500ml,每天早晚排空大便后保留灌肠二次。保留灌肠方法:灌肠时均采取左侧卧位,灌肠插管深度根据病变部位在15-30cm之间范围内调整,保留灌肠液温度保持在38-41度之间,灌肠液随重力输入结直肠内,灌完后休息30min,病变在乙状结肠、降结肠者在左侧卧位的同时,臀部垫高10cm。横结肠、升结肠盲肠者左侧卧位灌肠后还需转跪式胸膝位抬高臀部5min,使灌肠液随重力作用流向结肠深部。治疗时间为14天为一个疗程。对照组:柳氮磺胺吡啶(上海三维制药有限公司生产.规格0.25g)口服治疗,初量为1.0g-1.5g/次,四次/日,维持量为1.5g/次,四次/日。

2  结果

2.1 疗效标准:根据2000年全国炎症性肠病学术会义制定的溃疡性结肠炎疗效标准判定疗效。完全缓解:临床症状消失,结肠镜检查黏膜大致正常。有效:临床症状基本消失,结肠镜复查黏膜轻度炎症或假息肉形成。无效:经治疗后临床症状、内镜及病理检查结果均无改善。
2.2疗效 两组患者以14天为1个疗程,间隔1周后再进行另一疗程,共2个病程。临床疗效比较见表1,治疗组效果优于对照组(P<0.05).

表1  54例溃疡性结肠炎的疗效比较

组别     例数    显效    有效    无效     总有效率(%)

治疗组      28     18        8       2         92.9

对照组      26     12        6       8         69.2

2.3 不良反应  治疗组腹痛1例。对照组头痛1例,纳差1例,恶心上腹部不适5例,白细胞减少1例。两组治疗前后血、尿常规等均未见异常。治疗组不良反应率为3.6%(1/28),对照组为31%(8/26)。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

3          讨论

UC是一种病因和发病机制目前仍不清楚的结直肠黏膜慢性弥漫性炎症,病变多累及直肠和乙状结肠,也可延伸到降结肠和全结肠。病情一般以轻、中度多见,近年患病率明显增加[2]。其临床特点为原因不明、反复发作的血性腹泻。可能与免疫、遗传、感染以及精神因素有关,目前多认为由于各种因素致肠黏膜正常防御功能被削弱,免疫调节异常影响肠黏膜屏障的完整性。SASP一直是治疗UC的有效药物,经口服后在结肠内被细菌分解为5-氨基水杨酸(5-ASA)和磺胺吡啶,因磺胺吡啶部分是载体分子,其全身副作用很多,大约30%的患者不能耐受SASP产生恶心、呕吐、食欲不振、头痛等不良反应[3]。长期应用可以引起粒细胞减少、肝功能损害等毒副反应。临床试验证实,SASP的有效成分为5-ASA,而美沙拉嗪的主要成分是5-ASA。但5-ASA治疗UC的机制目前仍不完全清楚,它通过滞留在肠内与肠上皮接触发挥抗炎作用;同时可抑制结肠黏膜释放白三烯、前列腺素E样物质生成、清除氧自由基和抑制脂肪酸过氧化等。长期口服柳氮磺吡啶不良反应较大,故现在多用5-ASA制剂取代之。保留灌肠作为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重要方法在临床上已广泛应用。郑家驹[4]认为轻中度远端溃疡性结肠炎宜首选局部治疗方式,左半结肠炎采取灌肠疗法是最佳选择。本组采用的灌肠方法将常规的保留灌肠方法有所改进,根据患者肠镜所描叙的病变部位的不同,选用不同的剂量灌肠液,病变越深灌肠液的量也增加,同时注意灌肠时及后的体位改变使灌肠液充分接触病变黏膜。因美沙拉嗪保留灌肠肠道内直接给药,药物的浓度较高,并维持较长时间,且又通过联合应用地塞米松抑制白细胞介素-1、不耐热肠毒素、血小板凝聚因子等炎症介质生成,明显减轻炎症部位的毛细血管扩张与渗出,并能够缓解中毒症状,调解免疫功能。另庆大霉素对G-杆菌强大作用,直接作用于病变的结肠和直肠壁,在病变处迅速杀灭致病菌,而在肠道几乎不被吸收,从而达到治疗溃疡性结肠炎作用。通过本组临床观察,不同剂量灌肠液保留灌肠操作方法简便,患者耐受性好,不良反应小,治疗效果良好,值得临床借鉴。

 

参考文献

[1]  郑家驹.炎症性肠病基础与临床[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1:326-328

[2]  欧阳钦,胡品津,钱家鸣等.对我国炎症性肠病诊断治疗规范的共识意见[J].现代消化及介入治疗,2008,13(2):140

[3] Schroeder KW.Role of mesalazine in acute and long-lermtreatment of ulcerative colitis and its complications.Scand JGastro,2002,236(Suppl):42.

[4]  郑家驹.溃疡性结肠炎的近代内科治疗[A]//郑家驹. 炎症性肠病基础与临床[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1:253-268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曾卫平
曾卫平 副主任医师
中国科学院大学深圳医院西院区 肛肠科
问医生 问医生 去挂号 去挂号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