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

原创 黄琪翔与齐白石《松鹰图》

曹元成 主任医师 淄博市中医院 内科
2013-10-21 417人已读
曹元成 主任医师
淄博市中医院

黄琪翔与齐白石《松鹰图》

黄琪翔,1898年9月2日生于广东梅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

    1914年,他被保送到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炮兵科学习。毕业后,曾任该校分队长。

    1922年,由于深受孙中山革命思想的影响,他辞去保定军校职务,回到广东投奔革命,在东征、南征诸役中,屡建功勋。淄博市中医医院内科曹元成

    1926年6月,国民政府为实现孙中山先生反帝反封建的伟大主张,兴师北伐。黄琪翔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十二师三十六团团长。他与独立团团长叶挺并肩战斗,下醴陵,克平江,直抵汀泗桥。

    汀泗桥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能否一举攻克是北伐战争胜负之关键。黄琪翔与叶挺出奇制胜,英勇奋战,终于全歼敌军,打开了北伐胜利的大门。他们乘胜追击,挥师北上,取贺胜桥,直捣武昌,一路势如破竹,战功显赫,为第四军赢得了“铁军”的美誉。1927年4月他荣升第四军(“铁军”)军长,年仅二十九岁。

 1930年8月,他与邓演达等人创建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农工民主党之前身),提出自己派别的政治主张。邓演达遇害后,他主持党务,后与李济深等人发动并领导了“福建事变”。

    1931年,邓演达死后,黄琪翔临危受命,担负起领导责任,后被国民政府通缉。

    1933年,黄琪翔辗转流亡德国,从柏林给郭秀仪发来求婚信,得到允诺。1934年,年仅22岁的郭秀仪登上意大利“康德罗素”号邮轮,只身前往欧洲。1934年黄琪翔,郭秀仪在德国结婚。在德国,郭秀仪除帮助照顾黄琪翔的事业和生活外,还学会了德语和驾驶。一次,黄琪翔在柏林主持“中国留学生抗日联合会”大会,被希特勒政府逮捕押往警察局。郭秀仪得知后,立即与留学生和进步人士前往驻德使馆,抗议交涉,迫使警察局放人。这件事成了两人新婚生活中一段难忘的插曲。

    1936年10月,陈诚将军致电邀黄琪翔回国共商国事,夫妇俩遂一起回国。不久,黄琪翔,郭秀仪从德国回到上海,在全国各大报纸登了结婚启示。

    不久抗战爆发,民族危亡迫使交战多年的国共双方再度交谈。1937年8月,国共两党在南京谈判,21日达成合作协议,中共代表来到南京谈判期间到黄宅拜访,郭秀仪准备了便餐,夫妇俩与两方代表周恩来、朱德、叶剑英和张群在庭院合影留念,为当时的历史留下了记录。文革时红卫兵抄家,将这张照片的底板遗落在地上,郭秀仪小心翼翼地将底板藏了起来。这张珍贵照片现在芦沟桥中国抗日战争纪念馆等多处展出,成为历史的见证。

    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他曾参与指挥上海“八一三”抗战,率部与日寇浴血奋战。

    1938年,他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与另一位副部长周恩来合作共事,二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在此期间,为促进第二次国共合作、团结抗日做出了贡献。

    此后,他历任集团军总司令、战区副司令长官等要职,指挥过多次大小战役,重创日寇,屡建功勋。

1943年,中国远征军建立。黄琪翔任副司令长官。经过周密的计划和部属,1944年5月我军发动了震惊世界的“滇西缅北战役”。在盟军的配合下,经过六个多月的艰苦战斗,全歼日寇精锐部队五万余人,收复失地两万四千平方公里。这是抗日战争中史无前例的伟大胜利。我军全体将士的丰功伟绩将万古常存。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黄琪翔第一个以现役军人的身份,公开声明:“从此退役,绝不参加内战。”

    蒋介石为避免他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于1947年将他派往德国,任中国驻德军事代表团团长。

    1949年,黄琪翔在香港宣布拥护中共政权,后应邀出席了全国政协第一届会议。历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南区司法部长,国家体委副主任,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农工民主党秘书长,副主席。他以实际行动拥护抗美援朝和民主改革,为国家战后重建事业,特别是中国的司法和体育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1970年12月,黄琪翔因病于世长辞,终年七十二岁。

    郭秀仪祖籍广东中山,1911年5月2日生於上海,2006年11月16日卒於北京。享年九十六岁。

    郭秀仪是知名爱国民主人士、社会活动家、妇女运动的先行者,是著名爱国将领、政治活动家、中国农工民主党的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黄琪翔将军的夫人和亲蜜战友。

    1950年后,黄琪翔担任职务较多,郭秀仪则专心照顾他和家庭的生活。1951年起,她和老舍夫人胡挈青一起跟国画大师齐白石学画,她们两人是齐白石的关门弟子,也是白石老人最宠爱的学生。

    郭秀仪师从国画大师齐白石后,追随齐师杖履,侍奉笔砚达6年之久。郭秀仪有一定绘画基础,经名师指点,进步很快。她的作品颇有白石老人的神韵,深受老师的赞许和喜爱。老人常去郭秀仪家作客,个别指导并即兴挥毫。有一次,郭秀仪画了七只水墨小鸡,老人很喜欢,在她的画上又添了5只,并题曰:“秀仪女弟子,画小鸡七只,老人多事,再添五只。”除专注领悟齐派精髓,苦练大师技法外,还善于博采名家之长,向溥雪斋学兰石,从王雪涛习花卉,并常与胡洁青,娄师白切磋研讨画技,多有合绘之作。郭秀仪天资聪慧,加之后天勤奋,故进益颇快。她笔下的人物、山水、禽鸟、走兽、鱼虾、花卉能得齐翁之奥妙,栩栩如生,既有灵气又富创意,深得恩师之喜爱赞赏。

    郭秀仪曾任北京齐白石研究会副会长。画作收录於“毛泽东珍藏名家画集”及“中南海珍藏绘画精品选”。2001年在中国美术馆和其弟子一起举办“新世纪迎新春”画展。

    2007年12月“郭秀仪画册”出版。画册共有画作120余幅,白石老人题字66幅,与何香凝、胡洁青、佟若兰、郭凤惠合作的一幅,与溥雪斋合作的五幅,与娄师白合作的六幅,黄苗子题字的五幅,还有一幅白石老人代笔的梨花。画册收有郭秀仪与齐白石、徐悲鸿、宋美龄、邓颖超、胡洁青等人合影的珍贵历史照片,齐白石、陈立夫、张仃、宗德路等人的题字,齐白石、娄师白、郭秀仪篆刻的印章。

    黄琪翔、郭秀仪于1934结为连理,共同度过了相濡以沫、风雨同舟的三十六年。黄琪翔为人刚正不阿、襟怀坦荡、乐善好施。郭秀仪待人热情真诚,对子孙言传身教、关爱备至。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

最近新发现一幅齐白石佳构《松鹰图》,系著名爱国将领黄琪翔先生的旧藏,惜原题款已经被裁去,故而考证之。

一、背景

黄琪翔得识齐白石的时间最早当在1949年以后。在此之前,戎马倥偬的将军与大师齐白石没有谋面的机会。

1948年9月,身为国民政府驻德国军事代表团团长的黄琪翔将军,应蒋介石之召,自德国柏林返国述职。1949年初,黄琪翔夫妇为躲避被蒋介石挟持去台湾,而避居香港。随后,中共中央向黄琪翔将军发出了邀请,请其北上,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共商新中国的建国大业。

当年10月1日,身为第一届全国政协的特邀代表,黄琪翔将军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参加了拉开新中国帷幕的开国大典。当晚,黄琪翔给远在香港的妻子郭秀仪发电报:“秀仪,变卖所有财产,不留一根草!速来京。琪翔”。于是,郭秀仪携带家眷于1950年前往北京定居。来到北京后,黄琪翔夫妇家第一个落脚点就是北京十大胡同之一的乃兹府胡同,后来也叫乃兹府大街,黄琪翔家住16号院,与老友老舍家是邻居,而罗隆基的家,当时也住在乃兹府大街,门牌号为12号,与黄琪翔家几乎是门对门。

黄琪翔郭秀仪夫妇收藏齐白石的作品,肇始于他们亲密朋友圈的影响。这些朋友包括章伯钧、罗隆基、老舍、杨虎等人。这些人不仅与齐白石关系密切,是艺术的襄助者,也都是齐白石艺术的收藏名家。

1950年中南军政委员会成立,黄琪翔被任命为军政委员会委员兼司法部长,驻地在湖北武汉的汉口。独自在家的郭秀仪很快与邻居老舍夫人胡絜青成为闺室密友。在1951年初的一二月间,在老舍夫人胡絜青的引荐下,黄琪翔夫人郭秀仪与胡絜青、高尚谦和陶圣安共四位女士一起拜师齐白石,并举行了传统的拜师仪式(1)。陶圣安女士是杨虎将军当时的夫人,高尚谦与罗隆基关系密切,当时俩人正处恋爱阶段。

风姿绰约的郭秀仪成为齐白石的女弟子之后,深受齐白石的信任与喜爱,随后成为了齐白石晚年最得意的女弟子,称她是女弟子中最具发展前途者“只此人也!”(2)。

作为女弟子的郭秀仪家境富裕,出手阔绰,购藏了齐白石的大量作品,更由于她交游甚广,人脉众多,还为老师齐白石作品的销售立下汗马之功。在老师齐白石的生活方面,郭秀仪提供了无微不至的帮助,甚至她在周恩来总理的直接指示下,亲自安排老师的搬家等生活琐事。师徒间建立起的这种深厚友情,一直延续至1957年齐白石去世。

二、收藏

黄琪翔郭秀仪夫妇收藏的齐白石作品,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数量之多,无出其右。到目前为止,我所了解的情况是,黄琪翔郭秀仪夫妇收藏齐白石的作品总数在三百幅左右。从收藏的数量上看,无人能出其右。这些作品大部分是黄琪翔郭秀仪夫妇的购藏,另外,还有齐白石老人的赠与作品,大约占收藏总数的十分之一,在其作品上均已经写明。

二、精品迭出,叹为观止。例如,齐白石的《山水十二条屏》,创作于1925年,是民间收藏的唯一的一组,代表了齐白石艺术山水画的最高成就;还有《荷花蜻蜓》,尺幅巨大;再有《白石工虫册页》,均是难得一见的大名品。

三、具有特殊意义的作品。如齐白石生前所绘的最后一张作品《牡丹图》,即是为郭秀仪所作。黄琪翔诗《忆齐白石老人》,记载详备。

作为女弟子的郭秀仪,在跟随齐白石学画的早年间,即1951年至1954年间,每周前往齐白石家学画,并提交“作业”。齐白石即在其作品上题词,对郭秀仪的作品进行评点。这样的作品大约在一百幅左右,现在已经被国内的收藏市场称之为“齐白石与郭秀仪的师生合作作品”。

黄琪翔郭秀仪夫妇收藏的齐白石作品,随喜于社会,大致有几种情况。

1.黄琪翔郭秀仪夫妇去世后,为建立“翔仪国际基金会”,其后人送拍卖的藏品约有百件,分多次在北京拍卖,其中最有影响的专场就有三次,即第一次为2008年5月9日北京荣宝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其中8件齐白石精品;第二次拍卖会,是2010年5月16日北京嘉德2010春季拍卖会中的“艺苑七景”夜场,共上拍作品19幅,其中齐白石作品4幅;第三次拍卖就是2010年12月,北京保利举办的“郭秀仪诞辰一百年珍藏书画”专场拍卖,收藏的中国近现代书画作品52件。

2.在郭秀仪的生前,约在1988年,抗战时期的老战友白崇禧的儿子白先刚自台湾来北京拜望郭秀仪,同时带来了台湾画商王台庆。在王台庆的经手下,转让了几幅重要的齐白石作品,其中包括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和平鸽》和《寿桃》等。

3.黄琪翔郭秀仪夫妇为人豪爽,有时见朋友喜爱齐白石的作品,便随手相赠。

最严重的散失发生在“文革”爆发的初年,即1966年8月,黄琪翔郭秀仪位于北京大羊宜宾胡同的家几番被红卫兵所抄,郭秀仪被打至手指骨折,除了一些古董家具等尚存外,其他收藏几近荡然。原本收藏的未裱书画,珍藏在一个大木箱内,全部丧失殆尽。

三、流传

黄琪翔旧藏的这幅齐白石《松鹰图》,是难得一见的齐氏精品。

此图为立轴,设色水墨,尺寸为178×72厘米。画面构图乃一只气势轩昂的雄鹰,屹立在苍劲的松干之上,傲视前方,大有君临天下的气概。松枝自上而下,交错有致。松针挺直俊秀,远近分明。画上的题跋为“白石老人自存自稿。”钤印为其自用印:木居士、鲁班门下、牵牛不饮洗耳水。

齐白石作画,常常将得意之作压箱底,谓之留存底稿,不轻易出售。这就是他在此画上自题“自存自稿”之意。从题上观之,足见齐白石对此图的自赏之情,溢于言表。我们据此《松鹰图》的绘画风格,参以黄琪翔郭秀仪夫妇收藏史料的研究,大致可以判定此画创作的年代当在1951年以前。

其实,黄琪翔旧藏的这幅齐白石《松鹰图》本是六尺整张之作,有双跋,另“琪翔将军清属,三百石印富翁齐璜尚客故都”位于此画的右上方,惜为藏家马玉琪先生于上世纪90年代裁去。

马玉琪先生为著名的京剧小生表演艺术家、收藏家,原名柳宝,生于1939年。1951年考入中国戏曲学校,工文武小生。1959年毕业后为鞍山市京剧团主要演员,经常上演剧目有:《群英会》、《罗成叫关》、《西厢记》、《辕门射戟》、《白蛇传》等传统戏,深受京剧爱好者欢迎。

马先生自幼受家庭和学长的影响,喜欢书画的收藏。他的姨夫张淑诚是民国时期天津的大收藏家;在戏校读书时,梅兰芳、程砚秋、姜妙香以及其他老师,每到夏天就手不离扇,而且每隔几天就换一把,不但老师们相互交换把玩,评论书法绘画雕工的优劣,而且还拿给学生欣赏,教导学生欣赏书画。马先生14岁时就以人民币5角钱买了平生第一件收藏品——王雪涛的扇子。

在上世纪70年代末,马先生到香港生活8年,后又转至台湾生活8年,于1994年重返北京。

约在上世纪80年代初,马玉琪先生从香港藏友的手中购藏了这幅题有黄琪翔上款的齐白石巨制《松鹰图》,心爱有加,后又带往台湾。1992年大陆著名京剧艺术家童芷苓先生访问马玉琪的台湾寓所,曾经在《松鹰图》前合影时,此时的《松鹰图》黄琪翔的上款尚在。

据马玉琪先生的好友告知:在台湾时,马先生与台湾的藏友关系甚好,经常在一起切磋收藏心得,其中一位名医曾对齐白石题跋黄琪翔上款的位置极为遗憾,认为此题款挡住了雄鹰的视线,约束了画面的张力,应当裁去;再加上1994年马先生返回北京时,黄琪翔夫人郭秀仪尚健在世,怕此上款引起不必要之误会,故而裁去了黄琪翔上款。

李苦禅先生之子、李燕先生在这幅重新装池的《松鹰图》上题签:“寄萍翁绘松鹰图。先翁李公苦禅之恩师、齐白石大宗师,每有得意之作,往往题自存自稿。此幅六尺松鹰中堂,即如是之作也。今其从海外辗转飞来得以见之,真大幸也。花甲学子李燕拜观并题于京华禅易轩。”

黄琪翔旧藏的齐白石佳构《松鹰图》,经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往来于两岸三地,如今重归北京,再现于世,堪称为收藏史上的一段佳话。

注解(1):详情可见《清风见兰——郭秀仪的艺术生涯》p25,孙炜著,中国文史出版社,2010年9月北京第一版。

注解(2):见1951年齐白石在郭秀仪画的《海棠秋色》上题词,“海棠结子又秋风。秀仪女弟子大易进步,同门人只此人也!辛卯九十一岁白石老人题。”

          山东省淄博市中医院主任医师  教授  曹元成  孙炜

有帮助
期待更新

曹元成 主任医师

淄博市中医院 内科

问医生 去挂号
由于相关规范,IOS用户暂不可在小程序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