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树立_好大夫在线
微信扫码

微信扫码关注医生

有问题随时问

收藏收藏

患者故事

大脑置入电极?不是科幻,是抽动秽语症患者的曙光

发表者:梁树立 人已读

一、初识患者

初次见到小北(化名),是今年6月初在功能神经外科梁树立主任的知名专家门诊。一个略显腼腆的男孩,在父亲的陪同下,来到了儿童医院就诊,他患有抽动症中最严重的一种——抽动秽语综合征(Tourette’s syndrome,TS)——已经8年了。


二、患者治疗

自9岁起,这个疾病就一直伴随着他的人生。小北的主要症状,一开始是简单的嘴角抽动,眨眼,家长并没有很重视,以为孩子好动,没有去医院就诊。后来症状波动,时轻时重,逐渐变为跺脚、耸肩、喉部出声,有时还会说脏话,学习成绩也有所下降,而且性格非常极端,家长这才重视起来,带着孩子去了当地医院,诊断为抽动症,先后尝试过静灵口服液、硫必利、阿立哌唑、托吡酯、菖麻熄风片,甚至尝试过中药,经颅磁刺激等治疗手段,症状都没有明显的改善。

小北症状在12岁时再一次加重,他出现了头颈部的抽动,带动身体向一侧偏转,抽动很频繁,几乎每隔几分钟都会有一次,严重影响了他的校园生活,无奈之下只能选择了退学。小北的父亲带他来到来到了北京求医,在我院精神心理科调整药物后,他的症状有了一些改善,可以跟着电工父亲从事一些焊工的工作。

17岁时小北,症状波动明显,最严重的时候,头部和肩颈部的抽动,伴随着喉部发出怪声,让他什么都做不了,症状轻的时候也存在明显的面部抽动,喉部发声,在精神心理科崔主任的建议下,他来到了功能神经外科门诊,咨询手术相关事宜。

经过精神心理科和功能神经外科的专家仔细的评估,小北的病程约8年,现有治疗方法无效,社会功能损害严重,符合难治性抽动秽语综合征(Tourette)的诊断标准,YGTSS评分79分,符合外科手术标准。

手术非常顺利,起初小北听闻手术要将2根电极分别置入到大脑内,通过前胸的“电池”发出的电流到达电极,电刺激大脑,他表现得很抗拒,他认为做完手术后自己会变成“任人操控的机器人”。小北的父亲是一名文化程度不高的电工,但听到孩子的病可以手术治疗时,非常积极了解这个听起来有些科幻的手术。

手术后,即使没有开启刺激器,小北的症状也出现明显的改善,这就是微损毁效应,这也提示这手术植入非常满意,形象的可以理解为打靶成绩10环。术后第4天,小北就顺利出院,等待开启刺激器。


111.jpg


(图1.为手术中专家正在植入电极)


开启刺激器并且个体化调控三个月后,小北的症状改善了62%,小北和他的父亲非常的满意和兴奋,小北也准备继续从事喜欢的焊工工作。相信未来随着不断地精准和个性化的神经调控,小北的症状改善会更加理想。

脑深部电刺激术在国际上已经比较成熟的应用在抽动秽语综合征的患儿上,具有微创、可逆、安全等的优点。手术是通过立体定向头架,像打靶一样精准的将两个电极植入在脑深部核团,一般是苍白球内侧部,通过埋藏在前胸的脉冲发声器发放的微电流,刺激相关触点,从而达到调节脑网络、改善抽动症的目的。刺激的电流非常的微小,患者根本不能察觉,对日常生活、工作没有影响。目前,在关于TS的有关国际治疗共识中,深部脑刺激治疗术被认为是首要的临床选择。这个手术也并不能像小北想象的那样,去操控他的一举一动。

小北和父亲最终希望治愈病魔、回归正常生活的渴望战胜了对手术的恐惧感,在功能神经外科专家的帮助下,今年6月中旬完成了脑深部电刺激手术。

抽动秽语综合征常在小儿4-7岁发病,病程长短不一,常常可延续至成年,普遍伴有强迫症、焦虑症、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等,给儿童的生活、社交、学习带来很大的困扰。但是该病的病因目前仍不明确,治疗也以早期心理干预,药物治疗等为主,手术治疗适用于正规药物治疗无效,病程迁延不愈,抽动症症状严重影响患儿的社会功能者。

外科手术在脑深部电刺激手术出现之前,损毁手术是当时的首选,顾名思义,损毁手术就是损毁目标大脑核团,从而达到控制症状的目的,但这种手术损伤大,不可逆,已经逐渐被淘汰。脑深部电刺激手术具有微创、可逆、安全的特点,越来越多的应用在TS患者上,手术后,神经调控医生通过影像后处理手段,精准 ?的评估和调控刺激器,从而达到症状的最大改善。




222.jpg

图2.为经过影像后处理技术得到的电极植入图,将植入目标核团的触点可视化,指导后续神经调控工作。


三、医生感悟

大脑内置入两个可以放电的电极来治病,很多老百姓听闻后都觉得像科幻电影一样,也担心会不会影响孩子的智商,或者做完手术后会不会性情大变。其实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手术本身创伤非常小,电极直径也仅仅1mm左右,手术后恢复快,根据文献报道,对认知和情绪的影响也是积极的。即便效果不理想也可以取出电极和刺激器,为将来更好的疗法留有余地。

有一部电影《叫我第一名》讲述了患有抽动秽语症的布莱德,从小不被老师理解,遭受同学嘲笑,甚至父亲也对他失望至极,幸运的是当时的校长帮助了他,布莱德也梦想着成为校长一样有教无类的教师。经过不懈的努力,布莱德终于达成了自己的梦想。但电影终究是电影,很多抽动秽语症患儿因为各种原因,被迫离开校园,像小北一样,错过了返回校园的最佳时间窗。不能继续学业,也无法融入社会,使他们成为边缘人群,不被大众所理解。所幸小北在手术后,症状得到很好的改善,可以继续从事喜欢的工作,相信未来更多的抽动秽语症患者可以通过脑深部电刺激手术,改善症状,重新融入社会,实现梦想。

针对此患者也想在补充下,临床判定药物治疗无效前,需要评估是否使用了能耐受和能允许的药量,是否有足够的治疗时间、根据患者的症状合理的调整用药。

本文是梁树立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本文仅供健康科普使用,不能做为诊断、治疗的依据,请谨慎参阅

收藏
举报
×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分享该文章

发表于:2022-02-19